单体酒店,业主难当-HIFE2020深圳国际酒店投资及连锁加盟展览会

行业动态

单体酒店,业主难当

12月份,飞猪成立菲住酒店,进军单体酒店行业。无论在消费者视线中,还是资本市场,单体酒店近两年的热度都只增不减。纵观整条赛道,OYO迅速扩张,仅用一年时间,便让十年“老将”的七天、如家等传统酒店望尘莫及;与此同时,新生代的轻住、索性、OYU等等水花不小……

 

根据OYO酒店研究院发布的《中国单体酒店业主大数据报告》显示:目前国内单体酒店约有92万家,占据了酒店全行业存量的8成以上,可触达市场规模高达万亿。

 

眼见势头一路高歌猛进,很多酒店业主却是有苦说不出。今年下半年,业内头部品牌OYO被曝与不少业主终止合作。据悉,仅在2个业主维权群中,相关人数已达到400多位。

 

而在近日发布的《中国单体酒店业主大数据报告》中显示:由于缺乏品牌及运营管理经验,加之物业老化、周边竞争加剧,不少酒店陷入了经营瓶颈,营收正逐年下滑。种种迹象表明:单体酒店业主的日子并没有我们想象得那么光鲜。

 

单体酒店这座“围城”

 

尽管在《中国酒店产业报告》中显示,中国酒店市场中单体酒店占比达到85%,但在这个可观的量体中,单体酒店“门外汉”随处可见。通过不少酒店业主在社交平台中分享的经历来看,最常见到的开店理由无非是“开酒店是一门好生意”、“自己做生意比上班更自在”等等……

 

根据《中国单体酒店业主大数据报告》中显示,对于36%的单体酒店业主来说,酒店是他们唯一的收入来源。而64%的业主则是跨界混搭,除了开酒店,他们还有其他收入来源。对于6成以上的“跨界业主”来说,酒店收入不到他们总收入的一半,同时还有着各种各样的生意—餐厅、美容院、健身房……

 

法律专业的娜娜在毕业后与朋友在学校门口合开了一家小酒店,“自从有了这家酒店,什么旅游、逛街、闺蜜聚会都跟我彻底绝缘了,夜晚手机都不敢关机,24小时standby!”娜娜这样描述做了酒店业主之后的生活状态。

 

由于缺乏行业经验,娜娜发现,开酒店完全没有她想象中美好,甚至工作上漏洞百出:“一开始我连查房都不知道怎么查,更不知道该怎么管理整个团队,怎么要求客房阿姨做事。在前台管理方面,自己的酒店前台都是亲戚朋友,我也在摸着石头过河,不知该如何培养前台的服务意识。最麻烦的是客诉,刚毕业的我没有处理这些复杂纠纷的经验,稍微不慎就收到一个大大的差评。”

 

娜娜接手酒店的第三个月,酒店迎来了“高光时刻”,彼时恰逢十一黄金周,前来入住的旅客络绎不绝,一房难求。十一过后,随着旅游行业逐渐进入淡季,酒店的生意陡然一落千丈,入住率在最不景气时,甚至只有寥寥几单。

 

此外,由于经验不足,好不容易积攒的旅行社资源疏于维护,OTA的排名也一落千丈。加上高额的租金和繁杂的物业费、水电费、人员工资等成本支出,几近将酒店逼至关门边缘。

 

不得不承认,娜娜的酒店更像对多数单体酒店的映射,据《2018中国酒店连锁发展与投资报告》显示,2017年单体酒店约占全国住宿业80%的市场规模,然而,其发展现状却令人堪忧:一方面,单体酒店缺乏获客能力,不得不压低价格或支付高额佣金,导致单体酒店获利艰难;另一方面,由于品质良莠不齐,管理专业度匮乏等原因,单体酒店难以实现客户沉淀。

 

业主们的“百年孤独”

 

根据相关资料显示,我国单体酒店数量庞大,但以中小型酒店为主,夫妻店模式居多,并不具备连锁加盟的条件,我国的酒店加盟率一直不乐观。据悉,我国酒店的品牌连锁化率只有17%,远低于欧洲39%、美国70%的水平。

 

单体酒店品牌之所以能够风生水起,与这片蓝海息息相关。就目前看来,各方势均力敌,无论是规模还是速度。据公开资料显示:H连锁酒店在成立8个月内,已签约1300余家酒店,与你好酒店合作后的单体酒店平均入住率从60%提升到了70%~75%,RevPAR(每间可销售房收入)平均提升20%;超过9000家业主和OYO建立了2.0合作关系,房间数量超27万,单体酒店的平均入住率由30%提升到80%,业主续约率已达97%......

 

如今,行业内频繁传出这样的口号:“一小时就有一家新店加盟”、“一秒钟就能为业主带来新的间晚”。或许是单体酒店实难孤军奋战,无奈才抱团取暖。有酒店业主这样形容单体加盟,很多时候单体酒店就像是游击队的散兵,品牌要做的就是将这些散兵集中起来。

 

很明显,酒店业主选择加盟,是看中品牌赋能,想借此摆脱“百年孤独”的困境,但我们也不得不承认,在品牌一路风驰电掣的扩张狂奔背后,在某种程度上与业主的诉求背道而驰。

 

郑州一家加盟某品牌的酒店业主表示:“挂上品牌门头的时候,说是帮助提升运营,其实就是在酒店里放一些有品牌标志的洗发液瓶子、床尾巾等。”当时选择加盟是出于自家酒店位置相对差,希望在品牌的带领下能有更多流量提升运营。然而,品牌总部派来的管理人员不仅业务能力不尽人意,甚至一个管理人员要负责10家门店。

 

无独有偶,云南大理某酒店业主也曾,虽然店里依然挂着品牌的名字,但其实自己已经和其暂停了合作,酒店屋内的装饰除了该品牌的店招、床摆和智能门锁,在其他方面并无品牌连锁的体现。

 

这种加盟现象并不少见,以OYO为例,今年下半年开始,OYO一度传出业主解约风波, 解约的理由多数围绕着品牌赋能无力。据悉,酒店行业人士把OYO加盟称为“贴牌”,无需缴纳任何加盟费、保证金、软件使用费等费用,只需要贴上OYO招牌,统一布草,并上交3%的商标许可使用费就可以加盟OYO。

 

不难看出,尽管单体酒店深受资本追捧,但是对于酒店业主来说,命运是否能由此被改变似乎还难以下定论。事实上,酒店业主们真正想看见的,从来不是品牌与资本的狂欢。


我们真的需要单体酒店吗?


很多时候,单体酒店将自己定义为住宿市场的“拼多多”。颇为遗憾的是,这个市场上并不只有一个“拼多多”。 


坦白来说,单体酒店一直是住宿市场中颇为尴尬的存在。对于单体酒店本身而言,在打“价格战”时,经济型酒店已呈包围之势,紧接着,民宿紧跟消费潮流,价格、环境皆是“杀手锏”。除此之外,新的精品酒店、主题酒店、个性化酒店、甚至国外的中端品牌潮水般涌来…… 


打开APP,摆在消费者眼前是令人眼花缭乱的住宿信息。很多酒店业主直言自己难以支撑过这“僧多粥少”的局面。根据艾媒咨询调查显示: 2018年中国酒店供给整体呈现增长趋势,酒店整体供给的房间增长率达到了10.2%,其中,经济型酒店的增长率达到8.5%。 


值得一提的是,据2019年前七月数据显示,酒店行业住宿率和平均房价出现了双降,其中入住率下滑指数为0.8%,平均房价下滑指数为2.7%,这导致了每间可售房收入同比下降3.5%。 


另一方面,对于消费者而言,选择酒店住宿时,无论是住宿安全,还是环境卫生,多数人在心里都默默地打上了一个问号。今年9月份,文章《五星级酒店,你们为什么不换床单》迅速引爆舆论,同时也挑拨着公众的焦虑与担忧。 


住宿卫生直接影响着出行负重,出差、旅行所带的家当不计其数,另一方面,最近几年,微型摄像头的阴影笼罩着每一位消费者。五星级酒店尚且如此,单体酒店由于经营的特殊性,无疑是最让消费者所担忧的。 


种种迹象表明,单体酒店的压力如日俱增,在潮水激流中抱上品牌这根“浮木”虽然有用,但未必能一劳永逸。我们都知道,酒店更应该注重的是服务型产品,品牌效应在这个行业里所起的作用少之又少,尤其单体酒店大幅度主打经济便捷,同质化严重到一条街区多个“兄弟”。 


很明显,单体酒店品牌的扩张速度令人咋舌,有酒店业主曾经对品牌的无底线扩张头疼不已,“2018年我挂了牌,短短几个月,有其他品牌加盟商在距离我店不到1.2公里的地方挂上了同样的招牌,导致我店去年盈利仅4万元,更加让人生气的是,今年附近还有一家店要挂牌。” 


从某种程度上来讲,打败一家单体酒店的并不是竞争对手,很多时候,正是酒店本身。